2020年2月8日,物资已装上特快专列,10日早上就能到武汉,送到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手中了。 受访者供图

“486箱的物资终于送到了火车站,准备搭载明天紧急申请的火车特快专车,祈祷一切顺利。”

2月8日15时35分,在沪女台胞、奥坦艺术中心副总黄涓喻站在上海铁路北郊站的站台上,通过微信朋友圈报告了这一消息。

她的手中,还拿着一份公司开具给铁路北郊站的《紧急救灾专列申请函》,“由我司牵头发往武汉的9500套防护服、8000个帽子和20万双手套,共计13托盘486箱物资,定向捐赠给蓟春县人民医院及武汉周边县市各医院。”

经过将近半个月奔波,黄涓喻终于舒了一口气,她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说,9日的特快专车,10日早上就能到武汉,送到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手中了。

朋友圈里的救援联合行动

身在机场的黄涓喻与朋友们沟通物资采购运输事宜。

黄涓喻是住在上海康桥镇康桥半岛的一名台胞,夫妻俩都是台湾人,在沪落地生根已经10多年。

2020年春节,他们一家像往年一样回到台湾过年,没曾想湖北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,天天在手机上关注疫情的她心急如焚,更为紧缺物资的一线医护人员安全担忧。

大年初二,当听说泰国有75万个口罩时,她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,发朋友圈、建志愿群、挖掘身边资源。在她的号召下,一场“朋友圈里的救援联合行动”迅速展开。

黄涓喻与朋友们的聊天记录

“第1批的物资是从泰国采购、进口的47.5万只口罩,由我牵头,召集了朋友涵霞集团,以及奥坦家长所在的围海集团,再由这位家长协助,对接了荣程集团、吉祥航空、雅澳物流。又有家长联络了自己大学时的同学,联系到了武汉的各个医院……”

“第2批的12900件防护服、8000个帽子、20万套手套,分别送往湖北武汉56个医院、76家科室,以及宁波、天津、上海的一些医院和社区医院。”

黄涓喻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当时因为还在台湾,在台湾发现物资之后,开始协调宝岛梦工厂的曾先生,再由他对接了圣心联合诊所、武汉千手数位,所以是几家台湾公司联合采购,围海集团、吉祥航空、雅澳物流也都继续支持。

她说:“四海一家亲”联合行动这个名字是她定的,“我是觉得,我们大家很多都不认识,单纯因为这个疫情,都想付出一份心力,通过一只手机,把四面八方的人集结在一起,共同付出,充分体现出大家庭的感觉。”

半个月奔波克服重重困难

由于大家以前都没有做过海外物资采购、进口、报关、运输、中转这样的“专业活”,黄涓喻和朋友们可以说是克服困难重重。

大年初六15时15分左右,黄涓喻刚刚回到上海,还没出浦东机场,就接到了台湾一家防护服厂老板娘的电话,原本说好货到付款的对方临时变卦,要求先付款、再出货。而台湾的银行在每天15时30分后便会停止当天的转账,当时只剩下最后15分钟。

贴有“四海一家亲”标贴的货箱

面对这一突发变故,她紧急联系了在台湾的家人,她年已七旬的父亲捧着现金赶到工厂,当晚他们终于拿到了货。第二天早上7点,全家又一起爬起来协助装车,把将近700箱的货品全部装上货车送往机场。

因为装载货物从台湾飞上海的飞机临时被改成了小飞机,2月2日,黄涓喻在朋友圈紧急求助大飞机787型,以便能把1万多件防护服、20万套手套、8000个帽子总计600多箱物资从台湾运到上海。

当天一早9点多就去准备清关的她又被告知,武汉、上海、宁波、天津4个地方是4种不同的清关方式、需要4个不同的表单版本,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问题一再考验着她的耐心和体力。

从大年初五(1月29日)上午9点到初七(1月31日)凌晨2:40,她将近42小时没有合过眼,为的是赶着第二天一早清关,而此时,两岸三地的大伙也都在电话、网络那一端陪着,令她感到既辛苦又感动。

截至目前,由7家民企共同发起的“四海一家亲”公益项目,已捐赠医用口罩47.5万只。其中,武汉及周边县市医院25万只、宁波10万只,天津10万只、上海浦东康桥基层医院2.5万只。

清点货物

其余物资662箱包括有防护服12900件,其中武汉9000件、宁波2650件、上海1250件;手套20万双,其中武汉15万双、上海和宁波各2.5万双;帽子8000个,其中武汉6000个、上海和宁波各1000个。

黄涓喻表示,以前只去过机场,从来没有来过机场工作区,这次疫情,她有了好多的第一次,第一次到海关清关、第一次到海关取货,而且还有接连的第二次、第三次。

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她还特别提及了社区基层干部的不易。她说,希望大家都能尊重他们的不容易,当他们打电话或者是敲门的时候,给他们更多的温暖。也请大家好好待在家里,不要让无数人的付出功亏一篑。

“你所谓无聊的家,是多少一线人员想回而回不去的地方!不要辜负他们的付出!”黄涓喻说。